一場與疫情和時間賽跑的 全球供應鏈攻防戰

來源:陶城網 作者:佚名 2020-02-27 點擊:2979次 A- A+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不僅擾亂了中國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也正演變成一場與疫情和時間賽跑的全球供應鏈攻防戰。

  中國早已成為全球供應鏈

  網絡和全球市場的“雙中心”

  中國作為參與全球供應鏈與產業鏈分工程度最深、范圍最廣、影響最大的國家與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深度整合、相互嵌套,在全球產業分工格局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目前,全球20%左右的商品生產來自中國(1995年時只有4%),在紡織和服裝、電力機械以及玻璃、水泥和陶瓷等行業,全球近一半的產量來自中國。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數據,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電氣和電子零部件出口國,占全球總出口額的30%。

  特別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經濟體量快速成長,迅速成為世界增長最快的主要出口市場,占世界貿易比重上升至近12%,連續11年成為全球第二大進口市場,占世界進口總額10%以上。與此同時,伴隨著全球需求的萎縮,以及新科技革命帶來的物流成本下降等因素,全球價值鏈重構特征明顯,不僅包括產品不同生產環節的收縮與地理遷移,還包括全球價值鏈模式的調整。具體表現為,跨國公司在布局全球價值鏈時,從原有的以母國市場為中心的“中心-外圍”式離岸生產為主,逐漸轉為貼近母國市場或者消費市場的近岸生產為主。生產不再是遵循成本最低或者貼近原材料產地原則,而是將生產與裝配放在離母國市場較近的地點,將生產與服務更貼近客戶,跨國企業能夠通過更敏捷的供應速度與更強的定制能力響應客戶需求,強化價值鏈和供應鏈的彈性。特別是鑒于中國龐大的經濟體量、市場規模以及與全球供應鏈網絡的樞紐地位,中國日益成為全球制造業和市場的“雙中心”。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布的“MGI中國-世界經濟依存度指數”顯示,近年來世界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相對有所上升,中國與世界的關系正發生深刻變化。

  新冠疫情被世衛組織定性為

  “PHEIC”意味著什么?

  隨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爆發以及在中國甚至全球的蔓延,1月31日,世衛組織(WHO)宣布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疫情被列為PHEIC后,截至2020年2月15日,共有132個國家和地區對中國公民或來自中國的旅客采取了入境管制措施。由于其他國家加強入境限制,不僅除人員出國入境海外港口受限之外,產品貨物、集裝箱等都會受到嚴格的檢疫,有的甚至可能會被要求延遲通關時間,大幅增長物流及生產成本,這相當于“進口管制”措施。據有關新聞報道,部分海外消費者或進口商已經拒收中國產品,訂單出現較大幅度下滑。受員工復工限制影響,出口物流攬收遲緩、貨源壓力或進一步加大。整體來說,對來自疫區的商品,海外都會提高準入門檻或直接禁止進入。

  PHEIC的發布有效期為三個月,之后或自動失效,最長延至六個月或繼續構成PHEIC。如果未來這一發布失效,也意味著疫情防控措施的進一步奏效,疫情獲得了很大范圍的控制,這對于中國對海外出口貿易,可能使得壓力有所緩解;但如果疫情未得到有效控制,工廠復工一再推遲的話,出口廠商選品、備貨的壓力也會進一步加大。屆時,供不應求的現狀或抬高運營成本,對跨境出口的隱患依然較大。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最新調查顯示,企業產能恢復限制的原因包括復工延誤、防護用具的缺口以及運輸不暢,部分企業表示只能達到原產能的30%-40%。特別是由于海外許多國家大幅增加了航空運輸限制,不僅導致國外運至中國的國際航運成本增長到原成本的3-5倍,也拉長了運輸交付時間。疫情不僅影響中國經濟的方方面面,對全球制造業和全球市場的沖擊也在所難免。

  疫情正引發全球供應鏈

  及全球市場的

  “多米諾骨牌效應”

  疫情對全球供應鏈會引發連鎖性反應。封閉隔離、延遲開工、暫停生產等因素都將影響生產活動,直接沖擊跨國公司投資及生產訂單,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擾亂了跨國公司供應鏈布局。事實上,穩定的投資環境是跨國公司所考慮的重要條件之一,一旦疫情短期內無法解除甚至擴散將直接危及投資者信心,特別是美國、日本、德國、法國、韓國、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紛紛展開撤僑行動,其后續擴散效應可能進一步顯現,將通過對投資者信心和預期的影響,進而對跨國投資決策產生較大壓力。

  而當前確診人數最多的四個大省(約占全國確診總人數的75%),分別為湖北(64%)、浙江(4%)、廣東(4%)、河南(3%),四省份都是制造業或外貿大省,集中了中國乃至全球的汽車、生物醫藥、電子、化工、通信、機械設備等重要行業的制造環節。目前,疫情拐點未現,物流運輸和物資供應依然受限、復工后生產運營困難,供應鏈中斷已導致多米諾骨牌效應。

  由于疫情導致的各地封鎖問題,全球供應鏈較長且分工復雜的汽車和電子制造行業將蒙受較大損失。以疫情最為嚴重的武漢為例,關閉工廠將在全球經濟中產生級聯效應。武漢是中國制造業中心,尤其是汽車制造業。疫情對中國汽車行業沖擊已經顯現。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預計數據,今年1月,中國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78.3萬輛和194.1萬輛,同比分別下降24.6%和18.0%;新能源汽車預計產銷4.0萬輛和4.4萬輛,同比分別下滑55.4%和54.4%,其對中國經濟的短期影響,會大于17年前的SARS。

  美歐、日韓等大型跨國車企在武漢也都設有工廠或生產線。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汽車研究中心數據顯示,德國汽車工業31%的銷量來自中國市場、四成營業額來自中國客戶。以汽車零部件巨頭德國博世集團為例,博世在中國擁有近60家公司,2019年,博世在亞太地區銷售額達到225億歐元(約合247.5億美元),其中中國市場就貢獻100多億歐元。當前,受疫情影響企業仍處于關閉停產狀態,博世已預警供應鏈斷裂風險。

  發出預警的還有美國通用汽車公司(GM)。GM旗下兩家美國工廠,隨著密歇根和得克薩斯運動型多用途車(SUV)和卡車工廠的某些零部件耗盡,可能會出現更大面積停產。此外,因病毒疫情造成中國零部件供應中斷,韓國現代汽車已暫停所有在韓生產線。日本三大車企日產、豐田、本田目前也面臨復工困難。日本從中國進口的汽車零部件占到整體進口量的三成以上,中國工廠延期復工,也導致日本企業面臨斷供風險。信息顯示,目前,包括韓國、日本等一些車企已開始制定停產或尋找新供應商計劃。上海美國商會進行的一項最新調查發現,疫情爆發以來近一半美國在華企業表示,肺炎疫情引起的封閉措施已經影響其全球運作。在中國的大部分美國公司都認為,疫情將導致它們今年營業額下降,其中一些公司準備加快把供應鏈搬出中國的速度。

  綜合分析來看,中國在全球商品貿易中的份額從2003年的5.3%增長到2019年的12.8%,增長了一倍多。考慮到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零部件短缺導致其他地區的生產停止或放緩,中國出口減少的溢出效應可能對全球貿易產生重大影響。事實上,近年來,美國等發達國家試圖通過主導一些大型區域貿易協定來強化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主導優勢,將供應鏈模式由“全球模式”轉變為“俱樂部模式”。如《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3.880-0.06-1.52%)伙伴關系協定》(CPTPP)、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等都明確規定了“原產地規則”。因此,CPTPP、USMCA協議實施原產地規則及加快價值鏈區域化的背景下,此次疫情不排除一些產業向亞洲、北美或其他地區轉移的可能性。

  此外,全球電子制造供應鏈也將受到嚴重沖擊。中國從世界各地進口電子零部件等,加工成最終產品后進行出口。數據顯示,蘋果公司全球220個主要供應商中41個來自中國,比美國公司還多4個。目前,蘋果iPhone供應鏈產能只恢復了30%至50%左右,復工難將可能使iPhone供應鏈受阻延續到4月。事實上,不只蘋果公司,中國在全球智能手機行業中的地位難以替代。世界智能手機產量的65%集中于中國。由于疫情原因,包括上游供應商、手機廠商及代工廠商在內的整個產業鏈都會受到較大沖擊。根據Strategy Analytics報告,全球七成智能手機在中國生產制造,疫情可能導致今年一季度中國手機產量有超過30%的下滑,進而沖擊全球手機產量及銷量。

  目前,國內外對新冠疫情何時結束,且對中國經濟及世界經濟的影響看法不一,如 IMF總裁塔麗娜·格奧爾吉耶娃預計疫情對中國經濟可能產生“V型”影響,對全球經濟影響輕微。摩根大通經濟學家勒普頓(Joeseph Lupton)認為,如果疫情遵循歷史規律,那么疫情將在第二季度達到頂峰和消退。他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將在第一季度下降約0.3個百分點,降至年化2.3%,在第二季度反彈。但安聯研究(Allianz Research)經濟學家阿納·博阿特(Ana Boata)則表示:“鑒于中國經濟的影響,疫情很可能使全球制造業在2020年上半年陷入衰退。”

  總之,疫情防控阻擊戰是當前最為急迫的,這場戰役越早日完成、影響越小。對于疫情造成的直接或潛在沖擊。在中美貿易戰及新冠肺炎疫情的相繼沖擊之下,美歐、日韓等大企業紛紛重建其全球供應鏈體系,這也給中國經濟帶來深遠影響。為此,必須更加重視中國全球供應鏈、產業鏈長期穩定與安全,將“抗疫阻擊戰”變為“供應鏈保衛戰”。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 熱門文章 >>
    排列5开奖结果